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东航 > 东航新闻

逆行的年轻朋友们,愿明天能接你们平安回家

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2-15

“我会永远铭记这一天”,来自东航空保管理部的杨列嘉说,“我希望可以在将来的某一天,疫情结束的时候,完完整整看到这214人踏上我执飞的航班,把他们接回上海,接回家。”

2月9日,又一架医疗包机带着希望从上海出发了,这架东航B777飞机里承载的,正是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214名医护人员,他们在元宵节的晚上用了90分钟完成紧急征召集结,直奔武汉去接管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监护室。而杨列嘉正是保障这次包机航班任务的机组成员之一。

“上客时太阳有点大,我站在舱门口发现下面有什么东西反光,仔细一看,居然是很多男医护人员都剃了光头,还有很多女性医护人员也剪了短发。”这一幕让他的眼圈有些发红,后来在跟医护人员聊天的过程中他才知道,原来这是他们今天早上刚刚剪的头发,短头发会让他们护理患者更加方便,也能更好的发挥防护服的作用,保护自己免受病毒侵染。

同样是为防护服“开路”,在航班上杨列嘉还完成了一次难忘的“暴力破拆”。原来,有一位医护人员因为走的急只穿了一双带绒毛的雪地靴,由于鞋上长长的绒毛会给穿防护服带来不便,需要在到达武汉前将其全都拆除,在接到求助后,杨列嘉赤手上阵,硬生生的用手完成了“暴力破拆”。“因为安全原因飞机上是不会有配备金属餐刀等利器的,而塑料餐刀又非常钝,我只好用手生拉硬拽地把那圈毛给扯下来了。”杨列嘉在把鞋子还给主人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,“手工活不太好,弄得有点丑,你将就穿吧。”

在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战线上,时间就是生命,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。来自东航客舱部的沈绮华也是这次航班机组的一员,作为党员的她很早就向部门递交了自己的请战书,时刻做着驰援武汉的准备,谈及接到航班任务时的情景,她说“这是我有史以来最快的一次个人准备,仿佛是一种本能让自己拎着箱子就出门了,15分钟准备,30分钟的车程,从接到任务到到达公司只用了45分钟。”在飞机上,她得知医护人员们也是临时接到通知奔赴武汉,所有人都马上响应,没有一个人退缩。一个男孩一边腼腆的放好行李,一边告诉她,接到消息的时候是凌晨3点,整理完行李就直奔医院,到离开家的时候也没敢跟妈妈说是去武汉,怕家里担心。看着行李袋里明显和男孩外形不符的两大袋成人纸尿裤,沈绮华鼻子止不住的发酸,她知道,这是为了穿防护服工作的必要“装备”,只要穿上防护服,他们就会在8个小时甚至更久的时间里持续工作,不能吃喝,也不能上厕所,这对常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煎熬,而这些医护人员清一色都是“90”后,年纪最小的护士是1998年出生的,还不到22岁。

同为“90”后的杨列嘉对此感慨良多。“2003年SARS时,我们90后还都是学生,在祖国的守护下成长,如今我们已经长大,当由我们来守护祖国。”作为党员和团干部的他在得知有包机任务后主动请缨,参与到这次航班任务的执行中。当看到这些同龄的“逆行者”时,他的心中满是敬意,“这12年来我执行了许多特殊保障航班,但这一次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,有的朋友说我今天是‘逆行者’,我觉得我只是他们逆行路上的‘摆渡人’,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。”

经过1小时20分钟的飞行,飞机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,机舱门缓缓打开后,白衣天使们陆陆续续的奔赴“战场”。在机舱门口递上特别准备的“爱心便餐”时,看着这些年轻的面孔,每一位机组人员心中都有千言万语,想为他们加油鼓劲,想安慰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,也想向他们表达自己的敬意,但是所有的话语最后都变成了“平安”两个字,平安地出征,平安地归来,这或许是对他们最好的祝福。

回程的路上,沈绮华在手机上敲下了这样一句话:“今天我上了一堂最生动的党课,护送了一群最可爱的人。只希望疫情早日结束,我能脱下口罩,面带微笑地再来接他们回家。”